自从1928年弗莱明发现了青霉素以来,不断有新的抗生素被发现,对于预防和治疗细菌感染性的疾病来说效果非常好,甚至在治疗一些以往难以挽救的疾病时,抗生素都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同时,因为每种抗生素的抗菌谱不同,用药不当,剂量不足则达不到疗效,过量则可能会增加药物的毒副作用,滥用则危害不仅是动物机体产生抗药性,延误治疗,而且还容易导致动物机体免疫力下降。所以,对细菌性的动物疾病进行预防和治疗,真正需要做的还应该是正确地选择有效的抗生素。

在动物性食品安全越来越受到重视的今天,抗生素的药物残留问题也越来越受到国人的关注。针对这种情况,国家出台了相关的法律法规进行监督,以规范行业运作,这是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情。但编者也发现,业界出现了一种现象:部分人士认为抗生素是不好的东西,连欧盟都禁用了,美国也限用了,我国迟早也会走这条路,加上一些厂家的推波助澜,把抗生素的替代品不断推向市场,使抗生素的使用在一定程度上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欧盟对抗生素的禁令是从2006年1月1日开始生效的,是欧盟逐步淘汰非药用抗生素的最后一步,也是欧盟为解决抗药性威胁人类和动植物健康问题的一个策略。需要强调的是,欧盟并没有禁止治疗性抗生素的使用,而是禁止抗生素作为生长促进剂在饲料中的使用。随后,美国、韩国、日本也出台了类似的法律法规,禁止或限制抗生素作为生长促进剂在饲料中使用。但其禁用或限用,均是禁止或限制使用抗生素作为生长促进剂在饲料中长期添加,而非禁止或限制抗生素作为治疗性用药的使用,更非禁止或限制一切抗生素在动物中的使用。 

据了解,欧盟在禁用抗生素作为生长促进剂后,其治疗性抗生素的使用量不降反升。如果动物的细菌性疾病得不到有效遏制,其危害就不仅是动物的健康了,还会进一步威胁到人类的健康。 

针对抗生素替代品的使用,华南农业大学博士生导师陈杖榴在多年前就已指出,抗生素的替代品虽然有一定的效果,但抗生素的临床使用效果还是无可替代的!而有些替代品标榜其无任何毒副作用,这恐怕不是事实,只是其毒副作用还未被我们所认知罢了,这反过来说明,其危害可能更大。因此,正确使用抗生素,仍然是目前养殖场控制细菌性疾病的主要手段。 

在2012年年5月16-17日,由中国畜牧业协会主办,农业部畜牧业司饲料处、生物饲料开发国家工程研究中心、江苏省农业厅畜牧兽医局与安徽省饲料工业协会协办的第二届全国动物营养安全高层论坛上,部分与会嘉宾其实已经充分意识到了这点。 

以中国目前的状况,抗生素还暂时无法被替代。在高层论坛上,禾丰集团董事长金卫东在食品安全被高度重视的大环境中,一语道破了行业内人士一直不愿意面对和承认的事实。金卫东认为,抗生素是人类的福星,自从抗生素诞生以来给畜牧业带来前所未有的进步,只是近几年随着业内人士对抗生素的过分使用以及不正当利用,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危害。抗生素替代品也不可能没有副作用,只是我们还没有发现。金卫东认为抗生素经过几十年的使用,人们对其药性以及药理学等都有深刻的认识,但对新型的替代品比如中药、抗菌肽等,尚有许多未知的领域。目前我们不能预知这些替代品潜在性的危害。 

欧洲的动物福利、禁抗在中国不可复制。金卫东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中国是个卡乐汇肉消费大国,如果禁止使用抗生素,可上市卡乐汇只将因此而大幅度减少,届时中国的卡乐汇价将堪比黄金。与中国的13亿人口不同,欧洲只有3亿人口,禁止使用抗生素所带来的卡乐汇只数量下降是在欧洲政府的承受范围之内,并且欧洲的卡乐汇肉消费主题不单只是卡乐汇肉,牛肉也占有相当的比例,因此,卡乐汇只的下降对欧洲的卡乐汇肉价格影响不会很大。 

金卫东认为,正确地选用抗生素,是饲料企业也是养殖业的大势所趋。与其一味地在寻找替代产品,倒不如将精力放在减少环境污染,做好管理方面。将卡乐汇群的生长环境做好,抗生素的使用自然就会下降。 

或许正如近期农业部发布的消息中所说的中国的种植业离了农药要闹饥荒一样,抗生素在畜禽养殖上的使用暂时不可避免。 

卡乐汇国际研究所在南宁、佛山和杭州的兽医诊断实验室,均可为您进行药敏试验,既可使您有的放矢地使用抗生素,又可避免因滥用抗生素而造成损失,从而保障动物和人类的健康。 

(部分内容摘录自《吉林畜牧兽医》)